搞笑女的语言特征:每个搞笑女可能都是修辞学大师!

,现实世界中愈演愈烈的分工化、分层化等态势,以及人们对这些细分出来的事物、关系、结构的认知、体验和经验等,会在网络空间中得到语言上的反映。

伴随着各种指称性流行语的出现和传播,人们也越来越惯于和乐于实施“贴标签”这一言语行为,像近年来流行的“鸡娃”“柠檬精 ”“社交牛逼症 ”等,都是一种标签化的网络语言,其内涵是人们对某一群体的主观概括和界定。而这种主观性往往会被有意地泛化,标签失去了指称对象的定位,也就失去了流行传播的动力,这或许是指称性流行语大多转瞬即逝、迭代更新速率极快的另一原因。

在众多标签式的流行语中,带有性别标签的词语模,如“XX男”“XX女 ”“XX哥”“XX姐”等,似乎更能吸引网民的关注,激发起更多的流量。照前所说,这当然是因为目前社会的剧烈变化,及其带来的一些结构性困境借由“性别”这个窗口表达出来(戴锦华老师认为性别、阶级、种族是20世纪以来社会的三大基本议题,而性别是本世纪讨论最热烈的一个话题。这里不展开),但我们也应该关注到,大多数的性别标签流行语,都主要是由该标签所相对的性别群体来设名和指称的,比如一般是女性会说“XX男”,而男性会说“XX女”这样。

但是,根据笔者的观察,“搞笑女”这一流行语首先源自女性群体内部,且主要是由女性自身来使用和传播的(最近有了男女共享、共用该词的趋势)。亚里士多德将这种通过言说进行的自我身份构建或自我形象构筑称作“修辞人格”,“搞笑女”可以视为当代青年女性网民的一种修辞性人格。

所谓搞笑女,是指那些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在网上,喜欢讲搞笑段子(多是调侃自己的糗事,或是模仿喜剧性的人物对话),语言幽默风趣,常常引人发笑的女性。由此定义可知,搞笑女搞笑的主要内容和手段是网络语言和网络段子,搞笑的效果也主要是语用效果、修辞效果。因此,无论是从搞笑女的外部形象来看,还是从搞笑女的内部行为来看,这一称谓语及其相关的言语活动都具有丰富的修辞学意义。每个搞笑女,其实可能都是修辞学大师。

关于搞笑女,网络中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有的人认为搞笑女是一类有趣的灵魂,娱人娱己,在重负之余给人以短暂的快乐;也有人认为搞笑女是一种滑稽的人设,认为这种低级的幽默并不可取。笔者肯定搞笑女这一身份和群体的存在合理性(存在即合理嘛),但不对两种观点作细致的辩驳,而是重点关注搞笑女的口头禅等表达所体现出的修辞趣味。

搞笑女经常运用夸张的修辞手法,对所叙述的内容和形式都进行一定程度地夸大。比如“笑”要说成“笑拉了”,“嗨”要说成“嗨害嗨”,“说”要说成“家人们,咱就是说,一整个……”,“无语”“离谱”“破防”要说成“无了个大语”“离了个大谱”“破了个大防”等。

而夸张也常常与谐音结合在一起,比如“纯纯无语了”“漏,大漏特漏”等表达。徐默凡老师认为这种谐音不同于传统的双关谐音修辞方式,而是一种无关谐音,即选用和当下表达目标无关的字词来进行谐音表达,像“栓Q”“斯多普”“我真的是坠了”等也是如此。这种无关谐音虽然在修辞目的上没有意义之间的关联性,但在修辞效果上却往往能产生一些偶合性的意义关联,是一种紧随着语音相似之后的联想性隐喻或转喻。比如“漏,大漏特漏”中用以替换“NO”的“漏”,就能让人联想起两手食指交叉的手势和流泪哭泣的抖音滤镜,甚至可以把眼泪落下来的情境和“漏”之间建立起意义联系。又如“我真的是坠了”中的“坠”,也能和无语时几欲晕倒的状态发生语义偶合关系。

还有仿讽,即有意模仿既有的语句,在句法和语篇形式上学得惟妙惟肖,但目的是用来调侃或嘲弄。像最近流行的羊胎素的梗,还有甄嬛传、小时代等影视剧里的经典台词,甚至一些广告语(如溜溜梅的“你没事吧”等),搞笑女都直接套用这些句式,并仿照原来的语篇顺序,来进行搞笑表达。

搞笑女还擅于用语调、手势等副语言来增强言语的搞笑性,比如用唱山歌的方式说出“斯多普”等流行语,把最后一个字音拖得很长,并极力拉高话语后端的调值,同时配以幅度较大的手势动作。而在模仿网红@郭老师的腔调时,还会辅以挤眉弄眼、龇牙咧嘴的浮夸神态。

对表情包的使用,在搞笑女幽默感的表达上也很重要。在新媒体无处不在的今天,视觉符号的修辞作用也在不断凸显。搞笑女所常用的表情包不同于一般女生爱用的宠物类可爱表情包,而多是一些含有负面立场表达的面部表情的直接展现。大致来说,至少有以下三个特点。

二是重点突出。即用颜色、形状、大小比例或者一些符号(如爱心等)凸显某一或某些感官,甚至是一滴汗水。如图。

三是图文结合。刘涛老师认为,视觉修辞依赖于图像与其伴随文本之间所构成的互文语境。许多搞笑表情包上,都配有相应的文字加以说明。如图。

正是这些修辞手段的综合运用,让搞笑女营构出幽默风趣的表达风格。不过搞笑女的过度身份化,仍然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语言学上有“萨丕尔—沃尔夫”假说提醒我们语言会反作用于我们的思维方式。心理学上也有“标签效应”“巴纳姆效应”(也称“星相效应”)提示我们标签化的身份和笼统化的人格会对个人意识与认同的形塑产生定性导向的作用。

最后,谁说搞笑女没有爱情的?根据研究,接近90%的男性大学生认为幽默感是他们择偶时最看重的品质之一(Hewitt, L. E.)。而在一项针对男性研究生择偶偏好的研究中,“有幽默感”也位列最受看重的21项特征中(段梅香)。

引用这些数据,并不是为了呼吁大家要争做搞笑女,而仅是为了反驳“搞笑女没有爱情”这一论点。其实,搞笑与否,并不是爱情的关键。爱情的关键在于,每个女性要想明白自己是否需要一段爱情,以及需要怎样的爱情。爱情是这样,其他人际关系也是如此,还有学业、事业、家庭、身体和精神层面的各种努力,都是如此。伍尔夫说,女性的一生“不必行色匆匆,不必光芒四射,不必成为别人,只需做自己”。这对男性来说,同样也是适用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