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纪罗马的黑暗时代暴君尼禄的统治享乐主义的结束

从公元十四年奥古斯都逝世,到公元四七六年罗马雇佣兵领袖、日耳曼人哥德族将军奥多亚克(Odoacer)成为第一位统治罗马的野蛮人,罗马帝国经受住了每一次外来挑战和内部腐败的考验而幸存下来。

奥古斯都死后,由他的继子提贝里乌斯(Tiberius)继位掌权,提贝里乌斯一直政绩不错,直到家庭问题使他的性情变得乖戾暴躁,满脑子只想掌握绝对的权力。暴君卡里古拉刚登基时,也曾以善行和施舍普遍受到好评,但很快就变得残忍粗暴,最后被暗杀身亡。克劳狄乌斯(Claudius)不仅政绩良好,令人刮目相看,还写了很多哲学和历史著作及一本自传,但其也有缺点,正如罗马历史学家苏埃多尼乌斯所说:他对女人滥情,不知节制。

虽然传闻不一定正确,但据我们所知,克劳狄乌斯的第四任妻子梅萨林娜(Messalina)是个,为了让丈夫容忍她与人通奸,竟常常引诱他去狎妓。在梅萨林娜被某些士兵杀害后,他另娶了阿格丽品娜(Agrippina),也就是尼禄(Nero)的母亲,她说服克劳狄乌斯收养尼禄为继子,最后还喂毒香菇给皇帝吃。在克劳狄乌斯暴毙后,公元五十四年,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尼禄就登基称帝了。

尼禄成为罗马皇帝中最恶名昭彰的一位,不只因为大家误以为是他下令焚毁罗马城,还因为他曾安排戏剧演出以展现他的文艺天分。但伟大的罗马皇帝图拉真(Trajan,五三至一一七年)认为,尼禄在位的前五年,是罗马帝国政府有史以来政绩最好的一段时期。尼禄知道自己太年轻,所以除了兵权,皇帝的其他权力几乎全都下放给了元老院。

尼禄请在古罗马时代很有名的斯多噶学派的哲学家塞尼加(Seneca)担任他的顾问兼导师,并承诺,在他任内要彰显塞尼加在其论述《宽仁论》(De Clementia)中所教诲的宽仁悲悯与美德。但据了解,在得知他母亲阴谋让其另一个儿子布利塔尼库斯(Brtannicus)取代他称帝后,他马上找人毒死了自己的弟弟布利塔尼库斯。无论如何,在他统治的前五年期间,罗马帝国欣欣向荣:被有效遏止,官僚机构行政效率提高,黑海海盗绝迹,并与帕提亚签订了和平协定,维持了五十年的和平。

塞尼加可能是尼禄前五年统治期间的精神导师,为了避免尼禄太专注于政治事务,塞尼加在道德上对尼禄的约束也比较宽松。结果导致这位年轻的皇帝不仅沉溺于豪华的宴会和不良嗜好。他离弃(并杀害)了温柔的妻子奥大维亚(Octavia),另娶了博佩雅·沙宾娜(Poppaea Sabina)。

我们实在很难相信这些关于一个热爱诗歌、戏剧、音乐、艺术和体育竞技的二十二岁年轻人的故事是真的。他努力学习所有技艺,甚至还精通其中的几项。他周遭聚集了不少艺术家和诗人,他还经常和他们比较彼此的作品。公元六十四年,他在那不靳斯公开演奏竖琴;一年后又在罗马庞培剧场表演竖琴和歌唱。他以演员身份的登台,对于观众的热情喝彩兴奋异常。在得知亚历山大和安提阿(Antioch)等大城已经依照科学方法设计重建后,他对罗马市容的杂乱扼腕叹息,尤其是皇宫竟和贫民区错落混杂,于是他梦想重建罗马,并将其改名为尼禄城(Neropolis)。

公元六十四年七月十八日,火苗先从椭圆形的大竞技场窜出,并一发不可收拾,连烧九天,罗马城有三分之二被夷为平地。当失火的消息传来时,尼禄人在一百零六里外的安提乌姆(Antium),也就是今天意大利的安济奥(Anzio)。他日夜兼程赶回罗马,尽他所能控制火势和灭火,同时卯足全力救灾。他在战神竞技场搭建帐篷作为临时收容所,同时从周边国家运来食物供无家的灾民果腹。但是后人却冤枉了他,说是他纵的火,还说他一边在一个塔楼上作壁上观,一边还吟唱自己写的火烧特洛伊城的诗句。

罗马历史学家塔西陀说,尼禄自己指控着一小群基督徒,约三年前,使徒彼得和保罗就发现他们常在那里出没。塔西陀这位强烈反帝制的历史学家说,尼禄把其中几人以极端残酷的手法处死,同时照自己的梦想展开了修复重建罗马城的计划。

一年后,他得知有人阴谋罢黜他,有些囚犯指证尼禄的导师塞尼加和诗人鲁坎(Lucan,三九至六五年)也涉案,尼禄命令他们自我了断,两人均遵照指示自杀。尼禄似乎已达到权力的巅峰,公元六十六年,他觉得自己应该安全无虞,便离开意大利去参加希腊的民族竞技比赛。在奥林匹亚,当他驾驭四马并列拉的二轮战车时,虽然不幸被甩下来,但他不顾身受重伤,立刻再爬上马车继续比赛,却在冲到终点线前因筋疲力尽而放弃,然而最后他仍获得了胜利的桂冠。高兴之余,他宣布希腊今后不必再向罗马进贡。

接着,他又继续以歌手、竖琴手、演员和运动员的身份,参加在皮西安(Pythian)、尼米亚(Nemean)和爱沙尼亚(Esthonian)举行的竞技比赛。他是常胜军,经常得奖,为了安慰手下败将,他授予他们罗马的公民权。

在尼禄忙于参加各种竞技之际,他接到犹大省(Judea,译注:罗马统治的巴勒斯坦以南的部分地区)发动叛乱的消息,而且几乎整个西部都揭竿而起。公元六十八年,里昂(Lyons)行政长官温德克斯(Vindex)和在西班牙的罗马军指挥官加尔巴(Galba),都加入了叛乱行列。

尼禄希望罗马禁卫军能保护他,但禁卫军公开表态拥护加尔巴,元老院也宣布加尔巴为皇帝。尼禄向一些好友求助,但没有人声援。他只好逃往欧斯提(Ostia)亚港口,希望能找到船和死忠的船夫。但元老院的士兵很快追上并将他团团包围。尼禄拿起匕首,试图插入喉咙刎颈自杀,但他的手因犹豫而颤抖,于是随侍的自由民帮他将刀尖插到喉咙底部。临死前,尼禄哀叹道:我这个伟大的艺术家就这样死了!

尼禄的死亡标志着罗马奉行享乐主义的伊比鸠鲁学派达到了顶峰,正如监察官加图(Cato the Censor)于公元前一四九年死亡时,罗马主张禁欲的斯多噶学派(Stoic)正处于巅峰状态一样。一代暴君的统治结束,也给当时的社会底层阶级带来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这种修养生息的状态看起来是那么的得来不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