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命运就握在自己的手中清醒的自我认知你可以很出色

心理学发现,有时人的心理疾病是闲出来。当你能找到自己全身心热爱的事业与工作时,你的人生会产生一种真正意义的心流,这种心流会让你的灵魂颤抖,让你的每一天充实且有意义。在此之前,你需要对自己擅长或热爱的事业有清醒的自我认知。

瓦拉赫是一位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曾经被许多教师判定为不可造就之才,尔后被化学老师发掘,给他指明方向,获得成功发展,直至成为化学界的巨人。人们把这一现象,称之为瓦拉赫效应。

在人才心理学中,人们把那些大智若愚者的特殊才能被正确发掘后所发生的巨大变化现象,称之为“瓦拉赫效应”。

在生活、工作、学习中,若你不能充分展现自己的才华,或饱受打击之苦,那就停下来好好看看,给自己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然后再决定自己的位置。

瓦拉赫效应告诉我们:只有在生活、工作、学习中充分发掘了自己的潜能,找准潜能发挥的最佳位置,才能让生命的力量全部迸发出来。

陶渊明讨厌黑暗腐朽的现实,为了留住本心的那一份高尚纯洁,毅然选择辞官归隐,才有《归去来兮辞》、《桃花源记》等千古名篇。

人们很容易被一些来自外界的信息所干扰、暗示,进而出现自我知觉上的偏差,那些一般性、笼统的关于人格的描述被认为是最准确、最适合自己。

可见,人们总是习惯用他人的眼光来审视自己,而往往忽视最真实的自我性格本质。

为了避免落入巴纳姆效应的陷阱,我们必须深入地认识自己,这在心理学被称为自我知觉,也是一个人了解自己的过程。而这个过程最容易受到外界信息的干扰与暗示,才会出现自我知觉的偏差。这是心理学所揭示的“巴纳姆效应”的作用。

任何事业的成功都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内心丰盈的人懂得深耕,以长远的眼光看待遇到的问题,不会一遇到挫折就退缩,而是在清醒的自我认知下越挫越勇。

一八二四年五月七日晚,在音乐名城维也纳,一个历史性的伟大时刻,铭刻在音乐艺术的辉煌史册上。在这座讲究礼仪的艺术之城,就是皇族驾临,人们也不过行三次鼓掌礼,而在这个晚上,如果不是警察的出面干涉,也许这个掌声会有十次、二十次。这是一个何等恢宏壮伟的场面和令人难忘的时刻!在这里,一部不朽的音乐杰作第一次出现在欧洲乐坛上。

罗曼·罗兰用激动的笔触写道:“黄昏将临,雷雨也随着酝酿。然后是沉重的云,饱蓄着闪电,给黑夜染成乌黑,挟带着大风雨,那是《第九交响曲》的开始。突然,当风狂雨骤之际,黑暗裂了缝,夜在天空给赶走,由于意志之力,白日的清明又还给了我们”。

当人们从这震撼寰宇的音响中苏醒过来,当人们从这欢乐之声的轰鸣中站立起来,片刻沉默之后的爆发,竟壮观得使皇族驾临的威重礼仪黯然失色。人们狂热地欢呼鼓掌,涕泪交流地涌上舞台,向这位为人类铸造出如此惊人的艺术杰作的大师奔去。

可是,有谁想像得到,这位伟大作品的作者,这位在音乐世界中创造一座又一座英雄群峰的作曲家贝多芬,此刻却背向狂热的观众毫无所闻。

当女低音歌唱家翁格尔拉着他的手转过身时,他不是听到,而是“看到”了听众强烈爆发的热情。双耳失聪的作曲家激动得当场晕倒!

从这个惊心动魄的首演之夜开始,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向着无限的空间与时间扩展着、延续着,以至于许多音乐艺术家竟然也急不择词地对这部巨作加以热情的赞美。

贝多芬失聪后通过内心听觉、绝对音感两种方法进行音乐的创作。贝多芬是伟大的作曲家,被世人称之为乐圣。

贝多芬从小就受到音乐的熏陶,长大之后更是一心都扑在音乐上,研究音乐的规律技巧。他对音乐是十分热爱和痴狂。

也许是天妒英才,让贝多芬遭受失聪,这对于作曲家而言无疑不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但他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反而创作出更加惊艳的曲子。他用牙齿咬住小木棍的一端,让小木棍的另外一端在钢琴上,弹奏钢琴时,利用小木棍的振动来“听”音乐的旋律。

天才是伟大而不朽的,背后却是常人难以企及,清醒的自我认知和对事业执着的追求与热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