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一度|假期结束返校报到这竟是职业球员最怕的事

职业球员也是如此。新赛季是让人期待的,可新赛季之前的预备期、训练营,会让所有职业球员心中产生恐慌。

而因为卡塔尔世界杯要在今年11月举行,欧洲赛季普遍提前,这预示着“返校”时间已然开启。

关于暑期的萨内蒂,有过这种段子:他和家人一起到亚洲旅行,在中国香港转机要停留几个小时,这时候萨内蒂会穿上跑鞋,绕着机场跑圈来保持体能。

南安普顿的名宿弗朗西斯·贝纳利,也是以体能和职业态度闻名的球员。他38岁退役,50岁的时候,还能在7天完成5场铁人三项挑战。

然而,就是1990年代身体素质最好的职业球员,回忆起过往的季前训练时,贝纳利也要深吸一口气:“几乎是无端的残酷折磨……”

他的经历,包括在普利茅斯一个军营接受“野兽”体能训练——包括在海边和队友一道背着原木越野奔跑……这些季前体能训练,在一个假期之后,足够将职业球员推到崩溃的地步。

差不多所有职业球员都有类似的记忆,李·夏普在他的自传里,用了整整一章来描述季前的痛苦。贝纳利也还记得,当年苏格兰人戈登·斯特拉坎执教南安普顿,将全队带到了高尔夫圣地圣安德鲁斯。“全队喜欢高尔夫的人,个个都很兴奋,以为我们会住在老球场旁边的豪华酒店,每天有机会打上几个洞。事实恰恰相反,我们住在海滩对面的学生宿舍里,戈登让我们整天在沙丘上奔跑。这太可怕了。”

季前训练,不论英格兰、西班牙还是德国和意大利,都是由这样的故事组成的。德塞利甚至说过,他效力马赛时,季前准备期是作为职业球员一年中最可怕的时刻。

“别和我提季前这个字眼,”德塞利曾经笑言,“我马上就会浮现出全队上下,在一个美妙夏天的末尾,每天大汗淋漓,在各种体能训练中被修理得步履蹒跚、浑身酸疼的场景。”

苏格兰足球一些季前训练手段,有过名帅华莱士的军事训练传承。华莱士受过苏格兰边民战斗的军事训练启发,他会安排球员在英格兰苏格兰边界,攀爬“谋杀山”——洛锡安古兰一个巨大、以陡峭而闻名的山丘。

1980年代执教莱斯特城时,甚至有这样的视频流传至今:球员们季前训练,要连续攀爬三个高大的山丘,华莱士站在一旁,警告年轻的莱因克尔:“把你的手从那该死的地面上举起来!”

温布尔登的“狂帮”,在1980年代闻名一时,他们也会在季前训练时,采纳大量的军训手段,包括与军队一起训练,露宿军营,还包括早晨紧急集合去袭击敌人堡垒的演习等。

而徒手格斗,更是平常事,这也许能帮助说明维尼·琼斯们上了球场会那么凶狠……

托尼·普利斯执教斯托克城时,季前训练包括凌晨6点全队集合,骑自行车攀登奥地利的阿尔卑斯山山段,然后上午再做各种体能训练,下午才是足球的有球练习。

季前练习,也有一些开创性的举措,例如利物浦名帅比尔·香克利发明的“汗水箱”设计。

这个设计包括四块球门大小的木板,球员两两一组、根据不同的行进方向和角度,完成各种传球和射门。

“汗水箱”听上去很土,但本质原理,跟今天动辄数百万美元成本的高科技训练工具(例如SoccerBot360)没什么不同。

当然,季前训练也未必都是残酷至极地催发球员体能潜力,像斯特拉坎就是一个精明的教练。

贝纳利回忆说:“像马特·勒蒂塞尔这样的队友,会特别延误那些无休止的长跑训练,但一旦脚下有球,他就恢复成了那个球场上的天才。所以教练的季前准备期安排,总会适度的在体能训练和有球训练中保持平衡。”

当欧洲各大联赛,包括英超在内,数以百计的俱乐部在6月底恢复训练、进入新赛季预备期时,“汗水箱”、山丘乃至军营夜袭,都成为了往事。

今天的GPS定位心率带、验血、身体指数测量和饮食调控,成为了新的季前准备手段。

温格在2016年就说过:“球员的职业态度在提升,职业足球的训练手段也在变得更加科学化。现在季前集结,很少会有出现超重的球员,也很少会有对于季前准备期毫无准备的球员。”

温格可能有些过于乐观,毕竟他麾下的纳斯里,以及同时代的切尔西前锋迭戈·科斯塔,都在季前报到时有过不职业状况,只是这样的例子已经越来越少。

大卫·莫耶斯甚至半开玩笑半抱怨说,现代球员和季前准备期的问题,是他们从假期回来时身体太健康了。

哪怕是一些低级别联赛俱乐部,在季前准备上,职业化科学程度也越来越高。上季从英乙升上英甲的布里斯托流浪者,有着令人艳羡的训练体系。

该俱乐部体育总监汤姆·肖特最近在一次视频会议上,专门就赛季准备期线分钟的专业分享,内容很有营养。

在肖特的分享中,季前准备期,不再是球员新赛季训练的开始——上赛季升级之后,球队尚未解散,肖特就给主教练乔伊·巴顿制定了一个为期5周的“休赛期训练计划”。

这是一个经过精心准备训练计划,包括在假期如何让球员保持各种健身运动、自行车训练和跑步训练等,旨在让球员们在假期也能保持一定的体能训练强度。

这样当季前训练开始时,球员的身体并没有因为假期而松懈停顿,不会对季前训练产生自发的强烈抵触。

布里斯托流浪者的每名球员,都会收到一份概述般的PDF文档,并且可以在TeamBuilder的应用程序上,去查看相关锻炼视频。

同时,俱乐部还会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工具,和球员保持联系,在假期每周的周日,都会给球员发送新的视频,来安排他们在假期下一周相应的训练内容。

肖特甚至还会安排用无人机拍摄的方式,和球员分享自己的运动状况,形成互动。

根据肖特的分析,假期对球员的身体,有充分休息和充电作用,“如果过于松懈,完全没有体能负担,会形成隐性损耗,一旦到了季前准备期,运动量大幅提升,伤病可能性会更高。”

所以肖特的假期训练计划里,不包含高心肺负担的运动量,却建议球员每天都保持一些适度的身体活动。

肖特承认,他不指望球员能百分百完成假期训练计划,但只要完成75%的设计量,球员身体就会得到很好的状态保持。

更重要的是,俱乐部管理者和教练,如果在假期还能通过这方式,保持和球员的沟通交流,这就是在为新赛季做准备。

例如伯恩利这样的英超弱队,在戴奇执教期间,赛季训练期,戴奇都会安排一个所谓的“老板日”——这一天戴奇会用一些非常古老的足球训练手段来锤炼球员,例如两小时的长距离奔跑,例如在训练场上,让球员组队,拖拽巨大的拖拉机轮胎等。

这些对于所有工作都用手提电脑完成的现代训练师而言,有些不可思议,然而戴奇坚持一定要让球员体验这些古老的训练方法。

“在运动科学角度看,这些方法早就过时了,”肖特分享说,“可是体验过这些训练的球员,事后会告诉你,这些手段仍然有效,尤其是在团队参与的过程中。”

“这其中累积的不仅是体能,还包括一些微妙的团队氛围形成。球员们在训练时,都会抱怨这些蠢办法,但他们内心知道,这些都管用。”

季前准备期,像利物浦、曼联这样的豪门,真正训练时间很难超过三周,他们总会有各种季前热身赛的商业任务要应对,包括长距离的环球旅行,不过季前流下的每一滴汗,都是为新赛季的耕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